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最近大事件 >> 路飞图片,成都航空,吉利新帝豪 >> 正文

路飞图片,成都航空,吉利新帝豪

2019年03月24日 20:11:35     作者:admin     分类:最近大事件     阅读次数:284    


单亲妈妈为女儿再嫁,那天下班家中场景,她气疯将丈夫送上法庭

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:西门小金鱼

1

解放前,边城八道沟里的几座庙香火很是旺盛,又以其中的一座庵寺最甚,盖因庵里住着位双目失明的小尼姑,据说她给人看病非常的灵验。解放后破四旧,庙里的和尚尼姑都被赶跑,瞎眼的小尼姑便隐居在了八道沟的一处民居里。

到了上世纪改革开放初期,这位尼姑已经是接近80岁高龄,被庵寺重新接回去。当时老尼姑体弱不能起身,每天只能斜倚土炕上。就是这样,附近的邻里生病,亦或闻听过老尼姑威名的人们,仍旧会络绎不绝的前去拜访求医陈怀远。

边城卫生局一位姓白的领导就曾陪着岳母慕名专程而来,寻求重生之超级红三代周凡老尼姑的医治。那老太太是高级知识分子,因为年轻时候受累,年龄大了就得了非常严重的偏头痛,痛起来会整夜整夜的失眠。

为了治她的偏头痛,白领导陪着她几乎跑遍了国内所有的大城市,去了所有著名的医院,什么检查都做遍了,花钱就不提了,可是偏头痛就是不见好。

老尼姑给老太太把了很长时间的脉,也问了很多问题,最后,给老白开了一个方子。方子上就是几味简单的中药,不贵,药量也不大,不过煎药和吃药的方法非常复杂。

老白按照这个方子和老尼姑叮嘱,给岳母吃了两副以后,老太太的偏头痛居然减轻了。她极为高兴,坚持吃了六、七副的样子,折磨她那么多年的偏头痛居然从此好了,而且再也没有复发过。

从那以后,白领导但凡逢年过节就会去这座庙里坐坐,看望看望这位老尼姑,几年如一日从未间断过。

2

秋日的下午,天气很好,白领导拎着东西迈过门槛进了庙门,抬眼看时,一个大概有八九岁的小姑娘,正坐在庙门口的台阶上。她手里拿着几颗红红的木质珠子,在一颗一颗的用针线穿起来玩,她的身后站着一位中年女人。

老白笑吟吟地跟妇女打着招呼,“素姐。”

那一年,素姐刚30出头,长的很端正清秀,中等个头,身材匀称,皮肤白皙,一头乌黑的头发整整齐齐的盘在脑后,一双眼睛明亮、和善,充满笑意。

素姐出生时被亲生父母亲遗弃,裹在一个小棉被里,在一个大雪天的晚上,放在了瞎尼姑家门前的雪地上。这瞎尼姑听到门口孩子哭,摸索着把孩子捡了回来,从此收在身边抚养。

素姐虽然从小跟着尼姑长大,但是她并没有在青灯古佛前侍奉神灵。老尼姑没有tingles让这个捡来的孩子走和自己一样的道路,回到庵寺后让她做一些接待看病的香客和照顾自己的事情。

这几年庵里香火旺盛愈加旺盛,老尼姑每天都会收到挺多钱。收到钱后,老尼姑自己会用手指比一比钞票的长宽,然后在心里默默记住金额数目。等到对账的时候,老人自己脑子的统计,和素姐算出的累计数目一对,分毫不差。

而刚才坐在台阶上那个穿珠子玩的小姑娘,是10年前素姐在庵门口捡到的弃婴,跟素姐有着同样的命运。

千年的时候,老尼姑过世了,老白备了份厚礼送了过去祭奠。可在庵里并没见到素姐和小姑娘,听住持说,早几天老尼姑灯枯油干之前,她带着女孩凭空消失了。就这样,素姐和那个有一双漂亮大眼睛的小女孩,悄无声息地不翼而飞,直到十年后的一个夏天。

3

老白那年已经退休,每到季节适宜的时候,都会开车出来自驾游,这次他去的是吉林延边,他要去长白山看看天池。到了延边已经是晚饭时间,便去华润万家超市。

柜台前,老白低着头一边看着饭菜,一边问站在柜台后面打菜的服务员,“是不是要先交钱再来选菜。”

“对,收银台在那边,你先去交钱再过来。”

老白听对方的口音很亲切,带着股咸咸的海蛎子的味道。抬眼看时,突然,脑海中好像突然打开了一扇关了很久的门,门外的阳光便纷纷蜂拥而来,记忆中关乎素姐的情节一下子都路飞图片,成都航空,吉利新帝豪冲到了眼前。

那个站在柜台后面的女人正是素姐。

只不过她老了很多很多,穿着白色的厨师服,一只皱皱的白色口罩随随便便的戴在下巴上,鼻孔都露在外面。脸上满是皱纹,原来在脑后盘的整整齐齐的乌黑的头发,现在成了一头花白的短发,以前和善明亮的双眼,现在,却满是疲惫和麻木。

老白站在柜台前,看着她,足足愣了有30秒。素姐也终于认出了他,拉下口罩,笑呵呵的说,“诶呦我的妈,老白大哥,这都多少年没见了呀。”

素姐请了假,和老白坐在超市外面的大排档里,点了几个菜。

老白问,“那个小姑娘呢,都长大了吧?”

“长大了,她叫丽丽,22岁了,还有1个月就大学毕业,我给你找张照片看。”素姐掏出手机,翻了几下,找出一张照片递过来。

手机屏幕上,一个年轻靓丽的姑娘微笑着,眼神明亮、充满善意,和素姐年轻时候一模一样。

老白急急地想知道多年没搞明白的问题,“你们后来怎么凭空消失了?”

素姐没说话,她喊来服务员,要了一大瓶二锅头,熟练的拧着盖子,看着老白问,“整两盅?”

老白很吃惊的问她,“你是一直就喝酒,还是后来才开始喝?”

素姐给自己倒了一杯,拿起来抿了一口,哈出一口气,点点头说,“这酒啊,就是老娘们的故事会。不喝,讲不出故事哦。”

就这样,在那个夏天的夜晚,在人来人往、喧嚣吵闹的大排档里,老白一边喝着二锅头,一边听着素姐讲她这些年的故事。

4

老尼姑最后弥留的那几天,人已经完全没意识,口不能言,手不能动。庵里的住持知道今后不能再背靠大树好纳财,便伙同其他的尼姑把素姐和孩子往外赶,并放出狠话,边城的任何庵堂不能接受母女二人。

素姐无奈,只好带着孩子给老尼姑磕了几个头后离开。可庵寺依旧怕她回去闹事,勾结了附近庙里的和尚用孩子的性命曾一琦做要挟,一定要把她们赶出边城。素姐怕孩子出意外,就拿着老尼姑留给她的一点点积蓄,带着孩子辗转来到了延边。

素姐放下酒杯说,“唉~我们娘俩刚来这的时候,那可真难啊。”

为了找一份稍微好点的工作,素姐几乎跑遍了延边的所有劳力市场。那阵子,她没法带着丽丽找工作,就把孩子一个人殷无双君上邪留在地下室的小旅馆里。

有一天,她回去晚,打开了房门后,却怎么也找不到丽丽,她着急的大喊丽丽丽丽,结果就看到床垫轻轻的在动,她跑过去掀开床垫,丽丽一个人趴在床垫下面,满脸泪痕。

那天,丽丽紧紧抱着素姐,说有人老是撬我们的门,我害怕。看到妈妈回来,丽丽吃过饭,很快就睡着了,素姐躺在边上默训犬基础教程默地流了一晚上的眼泪。

素姐找到第一份工作后,就把丽丽送进离自己上班地方不远的一所中学里面去读书。每天下午4点多,素姐就请假去接丽丽。

那年9月的一天,素姐还在上班,就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,说你女儿体育课摔倒了,你赶快来。

素姐请了假,心急火燎的赶到学校。

原来,学校下午上体育课。丽丽跑步的时候,不小心绊倒了,小腿重重的擦在跑道上,骨头都露出来了。

素姐看着躺在医院里的丽丽,心疼的泪如雨下。学校只负担了一部分治疗费用,后续的治疗,需要素姐自己掏钱。

素姐和丽丽都不是这个城市的户口,她们没有这个城市的社保,而且素姐的积蓄已经快要用完。

不得已,素姐拉下脸皮去向刚刚认识的同事和老板借钱,好不容易,预支了几个月的工资,才把丽丽的伤治好了。

从那以后的两年里,素姐做了很多份工作,饭店服务员、医院护工、清洁工、促销员,之所以频繁的换工作,只是为了能挣多一点钱,能供丽丽好好读书。

但是日子仍然过的捉襟见肘。

第二年的五一节,丽丽的学校组织春游活动。丽丽是个漂亮要强的女孩子,她知道自己长得好看,她也爱美,她不周宏宇想春游也象平时一样穿着校服去。

丽丽和素姐说,“妈妈,我想买几件新衣服。”

素姐算了算自己的钱,没有那么多。她去找同事和老板,想借点钱或者预支一部分工资,结果都被拒绝了。

一天下午,素姐咬了咬牙,走进了一家超市。她仔仔细细的给女儿挑了几身很好看、很合身的衣服,总共也就500来块钱。然后,平生第一次,这个柔弱的女人,素姐,她躲在货架背后,找了一个隐蔽处,把衣服叠好,悄悄装进随身背着的包里,勇敢地、头也不回地、一路朝着出口走去。

在超市的大门口,防盗报警器响了,素姐被拦了下来。

在防损部,超市提出要罚款1000块,素姐摸遍全身,只有20块。面对着威胁要报警的超市防损人员,她跪下了......

几乎被脱光搜遍了全身、被吐了一脸口水、被扇了几耳光、被骂了一顿、被拍了照片,然后,素姐被赶了出来。

那天下午,素姐坐在布尔哈通河边的长凳上,看到凳子上有别人扔掉的没吃完的半包薯片。素姐把那半包薯片捡了过来,她坐在那条长凳上,看着眼前滔滔的河水,然后,一片一片的、一口一口的把那半包薯片吃完。

素姐说,那天下午,她想了很多很多,想到了从没见过面的生身父母,想到了抚养她长大的老尼姑,想到了那个生活过的小庵寺,想到了丽丽......

素姐说,她当时想,如果走进面前的河水里,应该一切很快就结束了吧,应该不会很痛苦吧......

听到这,老白紧张地打断她的话说,“素姐,你可千万别胡思乱想,你可千万别想不开。”

素姐喝了一大口酒,哈哈的笑了,“你以为我真的会走那条路啊?!“

从那以后,素姐一边上班,一边照顾丽丽,一边开始征婚。毕竟,她才30多岁,还要上班,一个女人凭一己之力照顾女儿太辛苦了。

没多久,一个男人来应征,见过几次面以后,素姐觉得,在众多的应征者中,这个人还算可以。

这个男人是一个公交车司机,卷发,长脸,皮肤很白,个子高高的。

素姐说,“当时觉得除了鲜族之外他还可以,看着挺斯文的,不喝酒,烟稍微抽一点,对我们娘两也大方。那时,我脑子一热,就想着谈婚论嫁了。”

几个月后,素姐和那个公交司机结婚了,他们一家住在她丈夫公司安排的宿舍里,一房一厅。结婚后半年的时候,素姐有一天下班回家,一进家门,就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他丈夫坐沙发上不停抽烟,而这个时候本该在家写作业的丽丽,却不见人影。

“丽丽呢?”她问他。

他没有任何回答,只是一口一口抽烟。

素姐放下包就跑出去,她楼上楼下、整个小区里到处问,两个小时后,她终于在一栋楼顶的水3u8759箱上面发现了丽丽。丽丽头发散乱、满脸泪痕,抱着双膝坐在那里,白色的裙子上还有斑斑点点的血迹。

看到妈妈跑过来,丽丽哇的一声哭出了声,“妈,他欺负我......”

在警察和街道办的介入下,素姐和那鲜族人迅速离了婚,他也被起诉判刑,至今仍在坐牢。

之后,素姐带着丽丽搬出了那个小区。

经过这一段失败的婚姻后,素姐心灰意冷,彻底打消了找个男人来一起养女儿的想法。

凭着积攒下来的一点点积蓄,素姐盘了一个小店面,开始做服装生意。

素姐说,“服装生意,你不做不知道,一做才知道,这个钱难赚啊!”

因为没有本钱,一次进不了太多货,素姐每次都得拉下脸皮去求批发商,能不能少拿一些货?为了省一些车费,素姐每次都顶着售票员和司机的白眼,拖着大大的装满服装的袋子挤上公交车。在店里,费尽心思摆好衣服,还得花时间守着店铺,还得提防小偷和用假币的顾客,还得应付每天来店里不怀好意的地痞......

服装生意做了3个月后,素姐认识了一个男人,一个在他生命里留下重要一笔的一个人。

5

那天上午,素姐在一个批发商那里,看上了几个样式的童装,但是又拿不了太多的量,她就在那里说好话,求批发商,能不能让她少拿一点货?谁知那个批发商奇货可居,他一口咬死,拿不到量,就别来我这批发。

素姐正在陪着笑脸说好话,这时,素姐旁边一个男人说,“铁牛和大东我帮你拿货。”

素姐回过头去看,一个干瘦矮小的中年男人站在旁边看着素姐。他有一点谢顶,穿一件白衬衣。

他看着素姐,又说了一句,“我帮你拿货。”

经过了第一个男人的挫折,素姐对男人的小把戏洞若观火,她没理他,二话不说,当即就转身走出了女虐男那家店。

谁知,那天下午,满满一大蛇皮口袋那种款式的童装被送到了素姐的店面上。

随后的半年里,这个中年男人展开了对素姐的追求。

说到这里,素姐发现一大瓶二锅头居然不知不觉中被喝完了,她招手叫来服务员,“二锅头,再来一瓶。”

老白吓坏了,“素姐,您海量啊,咱别这么整行不?”

素姐哈哈一笑说,“我不喝酒,就讲不出这些事。放心,心里有数,绝对不会横着出去的。”

就这样,一大瓶二锅头又送了上来,放在桌子旁边。

素姐说,“他是个好人。”

素姐认识他的时候,他已经是身家好几千万的老板了,在延边买了楼fgob叔,还买了一块地皮,开宝马7系。他不是东北人,是西北人,老家特别穷,勉勉强强地供他上完了大学。他毕业后不停的换工作,后来慢慢开始自己做生意,水果、农产品、皮革、干货、服装、全部都倒腾过。

他的爱人,几年前就去世了,没有留下孩子。

素姐一开始根本就不相信他,在素姐心里,这完全就是一个玩良家的土豪而已。所以素姐根本就没给他好脸色看过,但是他一点也不介意。

有一次,丽丽来店里写作业,和素姐诉苦,说有几个英语单词怎么也记不住。谁知道他站在旁边,看了几眼,就凑上来说,你看,你把单词拆开来,分几部分,这样记......

没想到这一招管用,丽丽一下子就记住了。

素姐还是嗤之以鼻,这只不过是瞎猫撞上死耗子而已。

第一个男人留下的阴影还没有散去,素姐不愿意让他跟丽丽走的太近。

8月底的一天,丽丽来素姐的店里面帮忙看店。下午3点多钟的时候,店里面来了几个小伙子,他们随便的挑了挑衣服,然后就缠着丽丽搭话。

一个个子很高、胳膊上有纹身、挺壮的一个男孩子,爬在柜台上,紧紧盯着丽丽说,“你整这家店,一天能赚几个小钱,还不赵元偲如给哥做小妹,哥给你买白貂穿。”

丽丽没有理他们,其余几个男的见状都哄笑起来。可能是觉得没有面子,爬在柜台上的小伙子抓起计算器,直接就砸在了丽丽的脸上。

眼瞅着事态无法控制,这时,他出现了。

说到这里,素姐喝了一口酒,眼睛看着远远的地方,“我还记得,那天,他一进店门,看到丽丽站在一边哭,我又被那帮人围在中间动手动脚。他二话不说,就象一只撵兔子的老狗那样,冲上去打那几个年轻人。他那么矮、那么瘦,怎么能打的过啊,他们把他围在中间,打倒在三国谍影4地上,围着他拳打脚踢,他躺在地上,满脸是血,但是还是拼樱姬百度云命的去打去踢那几个年轻人。”

素姐收回目光,望着老白,笑呵呵地说,“不怕你笑话,活到这一把年龄,只有这一个男人愿意为了我们娘俩拼命,真的。”

后来保安和警察及时赶到,他和几个年轻人全部都被带走了。那天素姐关了店,让丽丽早早回了家,她去停车场守着他的宝马车。他一个人瘸着腿回来,鼻青脸肿的,还包着纱布,像极了电影里的残兵败将。

素姐问他,“你到底图我什么?”

他盯着素姐瞅了好一会,说,“我觉得你人好。”

就这样,他们俩在一起了。

他就给素姐娘俩买了一套房,一家人高高兴兴搬到了一起。虽然两人都单身,但是一直没有领证,他没有给素姐任何名分。

半年后,他在高速上出了严重车祸。

素姐和丽丽赶到医院的时候,他已经说不出话了,不过还是不停地用眼睛示意,让素姐把他的手包打开。素姐打开包,在他的示意下,把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给他看。

拿到一张银行卡的时候,他眨了眨眼睛,然后素姐问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他看了看银行卡,又看了看丽丽。

素姐问,“你是说这张卡留给丽丽?”

他眨了眨眼睛。

素姐说,“我们不知道密码。”

他看了看银行卡,又看了看丽丽。然后,慢周可可曲恒慢的合上了眼睛,再也没有睁开来过。

素姐说,“那张卡的密码就是丽丽的药娘摘蛋生日。”

老白问,“他给丽丽留了多少钱?”

素姐叹口气,“挺多钱的,足够丽丽上完中学,再上完大学,也够她的嫁妆钱了,还能留下一些当私房钱。”

他去世后,从他的老家过来了很多人,他的东西一样一样被他的亲戚们拿走,素姐和丽丽住的房子也被收走了。素姐反而很坦然,没等他们上门来催,她就主动和丽丽搬出去了,谁教咱没有名分呢。

从那以后,素姐就一边供丽丽上学,一边做自己的服装生意。几年以后,素姐逐渐觉得身体吃不消,就把生意逐渐好起来的服装店转让出去,自己来超市打工卖盒饭,一直到老白碰见她这一天。

第二瓶锅头被素姐喝完时,桌上的菜已经见底。素姐放下酒杯,“老白大哥,我也是年龄大了,爱唠叨,有时候心里也闷。今晚拉住你,害你喝这么多,还讲了一连串自己的破事给你听。我没文化,不比你这上过班的人,你别介意哈。”

老白深深的沉浸在素姐的故事中,也可能是酒精的作用,觉得这两个小时里,好像经历了另外一个人的一生。

老白呵呵笑,“素姐,我没喝多,其实,这酒大部分都被您喝了。我特别特别爱听您的故事,您要是不介意,我下次来延吉,还来找你唠嗑。”

素姐爽朗地笑了,“一言为定!”

分手前,老白问了个问题,“为什么,那个老尼姑没有给你教她的医术呢?如果她教会了你,你完全可以靠给人看病过很好的生活啊。”

素姐淡淡的笑了笑,“我还小的时候,就缠住她想学,但是她怎么也不肯教我。她说,我这种女人的命,是注定跳不出红尘。我打小从雪地里来,将来,我还是要从雪地里走的!”

6

两年后,老白因为上次去长白山没看到天池,便再一次去了延吉。他去华润超市找素姐,却已是人去楼空,辗转打听到一个认识素姐的人,她说了素姐后来发生的事情。

丽丽大学毕业后,因为平时学习成绩很好,加上大学时候通过了一些相应的外语考试,就直接去了国外读书。一个多月之后,丽丽又让素姐辞了工,她把素姐接到国外去住了两个多月。年底的时候,素姐才又回到了延边。

新年的头天晚上,延边有暴风雪,天气特别的寒冷。但那天,素姐心情特别特别的好,她特地在一家馆子里包了两桌酒席,请从前一起在超市工作过的老朱兆德姐们老哥们吃饭。

酒席上,素姐说,“国外特别好啊,我女儿还给我找了一份在超市里打工的工作,每天只要工作8个小时,不会说英语都能做下去,轻轻松松,一个礼拜就有4000块钱拿啊。”

那帮老姐们问她,“那你为什么不留在那儿,还跑回来干什么?”

素姐笑的象满脸开了一朵花一样,她说,“唉呀,那些洋鬼子,喜欢我们家丽丽,追我们家丽丽。我们家丽丽虽然不理他们,但是我能看出来啊。我这老娘们呆那里当什么电灯泡?咱不能耽误闺女的终身大事,你们说对不对。”

那天晚上,素姐特别特别高兴,一个人至少喝了三瓶二锅头,还喝了好几瓶啤酒。

酒席散去后,暴风雪骤至,素姐一个人踏着新年的钟声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只是,她再也没能回到自己的家......

新年的清晨,环卫工人在一条街道边上发现了已经被冰雪遮盖住的素姐的遗体。

据说,发现的时候,素姐面目如生,闭着双眼,但是满面笑容。看上去,她好像只是睡着了,只是在做一个很美好的梦一样。

7

老白闻听素姐死了,愣了老大一会儿。依稀着,眼前出现十几年前的景色。

秋日的下午,天气很好,他拎着东西迈过门槛进了庙门,抬眼看时,一个大概有八九岁的小姑娘,正坐在庙门口的台阶上。她手里拿着几颗红红的木质珠子,在一颗一颗的用针线穿起来玩,她的身后站着一位中年女人。

女人长的很端正清秀,中等个头,身材匀称,皮肤白皙,一头乌黑的头发整整齐齐的盘在脑后,一双眼睛明亮康永堂、和善,充满笑意......

(作品名:《素姐》,作者:西门小金鱼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屏幕右上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郝万山看病不怎么样时间向你推荐精彩后续故事。

除非特别注明,本文『路飞图片,成都航空,吉利新帝豪』来源于互联网、微信平台、QQ空间以及其它朋友推荐等,非本站作者原创。 本站作者admin不对本文拥有版权,如有侵犯,请投诉。我们会在72小时内删除。 但烦请转载时请标明出处:“本文转载于『2012新起点-从2012开始的一切新鲜事』,原文地址:http://www.xyz2012.com/articles/1243.html